發佈時間:2021-01-12

 

      據媒體報道,單從人口基數看,地處大別山東南麓的安徽潛山,一個以山為名的縣級市,全市僅50多萬人,近年來先後走出了3位院士。2020年高考,全市有7人考上清華、北大。相較之下,該市還有一個以水為名的村子——逆水村,稱得上“神奇”:只有3500多人,1977年恢復高考之後,相繼走出29位博士,54位碩士,近300名本科生(均不重複計算)。(1月10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
  不得不説,以升學情況而論,當地的教育是成功的。然而,以升學論教育成功,本質還是唯升學論,強調有多少學生考進北大、清華,成為碩士、博士,這與各地的升學政績觀是完全一致的。對於今天的鄉村教育,除了關注升學之外,還需要思考另一個問題,鄉村教育如何為鄉村發展帶來改變?假如成功的鄉村教育就是把當地的人才送出鄉村、大山,那麼,這樣的鄉村教育會最終走向衰敗,就如報道所提到的,一些昔日輝煌的鄉村學校,如今因為生源流失,徘徊在被撤併的邊緣。

  多年前,媒體就曾報道,我國有的“高考強縣”的農村家庭從“讀書改變命運”,變為借債送子讀書面臨教育破產。這種轉變的原因是,以前考上大學,就能找到不錯的工作,靠一名大學生,就可改變家庭貧窮的局面,而隨着大學生越來越普遍,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的農村生不在個別,他們也就難以回報家庭,家庭也就陷入困境中。更不可迴避的現實是,雖然當地每年都會產生大量的大學生,然而,當地的社會、經濟發展並沒有從教育中得益。

  以升學為導向的我國的鄉村教育,從根本上是教育學生背井離鄉逃離鄉村。近年來,媒體在報道鄉村學校、鄉村教師時,都是以鄉村學校、教師培養了多少大學生,作為辦學、教書的業績。哪怕是學生考進大學,後又回到鄉村學校任教,他們的目的,也是把更多鄉村孩子送出這個地方。這樣的鄉村教育,也加快了自身的衰敗。因為鄉村的人越來越少,而且,在升學價值觀的導向下,很多鄉村家庭,早早地就送孩子到城鎮學校讀書,相比鄉村學校,城鎮學校的教學條件會更好,學生分數也更高。

  我曾問過一名研究農村問題的教授,當前農村建設最缺的是什麼?他回答説缺人才。農村的年輕人都離開農村進城,有的是考大學考出去的,還有的雖然沒有考上大學,但覺得留在當地沒有什麼發展機會,也外出打工。國家為解決鄉村缺人才的問題,設立了吸引人才到農村工作的專項計劃,但是,在優秀人才都要離開鄉村的鄉村人才觀影響下,紮根鄉村、改變鄉村的優秀人才並不多。

  如何把鄉村教育與鄉村發展結合起來?這是一個需要直面的問題。這首先需要扭轉升學教育價值導向,只要存在按升學來評價學校辦學的教育政績觀和教育發展觀,鄉村教育就會採取升學教育模式,就會把學生送出鄉村,作為學校辦學的驕傲。其次,需要改革鄉村教育內容,新時代的鄉村教育,應該成為新農村建設的發動機,要培養學生愛家鄉,建設美麗家鄉,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,結合鄉村建設、發展,要把更多的高校建在縣上,面向地方發展,培養高技能人才,以此把鄉村教育和地方社會、經濟發展結合起來,為地方發展培養人才,而非把人才推出鄉村。